相关文章

广东消委起诉小鸣单车,押金能退吗?代理律师这样说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bxg2018.cn/

  关于某些共享单车,押金打水漂的问题,终于等到,消委会放“狠招”了!

  12月18日,共享单车公益诉讼全国第一案获法院正式受理,小鸣单车将走上被告席!

  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就“小鸣单车”拖欠消费者押金、资金账户管理不规范等系列问题提起公益诉讼。

  据悉,目前全省已接获对小鸣单车超3万件投诉,投诉内容大多针对押金逾期退还的问题,经银行核实小鸣单车押金并未委托第三方监管。

  省消委会提出判令被告

  1,立即停止拖延退还消费者押金的行为。

  2,对消费者押金实施专款专用、即租即押、即还即退、第三方监管等措施。

  3,对新注册消费者采用免押金的方式提供服务等诉求。

  目前,此案由省消委会公益诉讼律师团成员——广强律师事务所陈北元律师、广东金轮律师事务所方圳斌律师共同进行代理。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受理此案。

  那么,问题来了,这官司一打,199元押金是不是就有戏了呢?

  这个,还不好说。

  律师陈北元:

  消费公益诉讼核心在推动规范经营 不能解决个体赔偿问题

  关于省消委会提起的共享单车公益诉讼全国第一案,作为本案诉讼律师团成员,广强律师事务所陈北元律师向记者表示,省消委会发起此次公益诉讼的目的,并非为个别消费者去解决退押金的问题,而是维护不特定消费者主体的合法权益。并希望通过司法判决,推动共享单车经营者进行规范化经营。即此次的公益诉讼不具体涉及到钱的问题,也不能将所有问题都解决。

  据悉,自2013年的新民诉法确立了公益诉讼制度后,同年修订通过次年实施的新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第四十七条对消费公益诉讼的起诉主体做了明确规定,“对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,中国消费者协会以及在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设立的消费者协会,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。”

  另据最高院2016年发布的审理消费民事公益诉讼司法解释第十三条明确,“在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案件中,请求被告承担停止侵害、排除妨碍、消除危险、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的,人民法院可予支持”。

  据了解,目前在消费民事公益诉讼实践中,公益诉讼原告人发起的多是停止侵权之诉而非赔偿之诉。专家分析称,公益诉讼制度设计目的就不是为了个体利益,而是为了规范市场主体。

  [走访]

  小鸣单车

  广州办公地已无踪影 联系多次未接听

  针对公益诉讼的被告方小鸣单车,南都记者昨天也尝试联系。根据公开资料显示,小鸣单车的经营管理方为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。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,可得知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登记状态为“在营(开业)企业”。2017年10月18日其住所由广州市增城区新塘镇荔新十二路96号12栋109号3楼变更为广州市天河区五山路141号之二1611房(仅限办公用途)。

  南都记者于下午6时许走访五山路该地址发现,与其他同楼层企业正常开业不同,位于一角的1611房已经关闭,门锁无人。玻璃门上贴着的纸张被撕下,门口无任何有关“小鸣”的信息。据所在楼宇的物业安保人员介绍,该公司早已搬走,已达几个月之久。而据此前媒体报道,该公司至少在10月底就已经搬离。

  根据之前综合信息,记者得知小鸣单车还有一处办公地点,位于尚德大厦3层,和“凯路仕”公司共用一间办公室。记者随后又走访该楼宇3层,相关办公地只有一处显示为“凯路仕”的公司(广州凯路仕自行车运动时尚产业股份有限公司),该公司仍在营业,但记者未见到工作人员。南都记者曾于11月份走访过该公司,工作人员表示小鸣单车早已搬走,目前和“凯路仕”没有关系。

  南都记者同时就公益诉讼问题电话咨询小鸣单车公关方,对方表示自己目前已经离职,具体情况不清楚,而记者多次致电此前为小鸣单车实际控制人的邓永豪,均为无人接听状态。

  [观察]

  “挪用押金”或已成“公开的秘密”?

  早在四个月前,南都记者曾通过实测七家一线共享单车平台的押金退还情况,摩拜、ofo、哈罗(hellobike)、优拜均在申请押金退还当天到账,小蓝则用了2天,小鸣用了10天,酷骑则迟迟未退还。如今,小鸣、小蓝、酷骑等多家共享单车的押金已经无法退还,公司则多“人去楼空”。即使有部分公司宣布由另一家共享单车拜客接管运营,但拜客则告诉记者,即使合作也只负责车辆运营维护,不负责“押金退款”等问题。

  按照交通部的共享单车新规,共享单车的押金必须“专款专用,即租即押、即还即退。”但从几家资金困难的企业均遭遇押金退还难的现状看,以及业内人士接受采访时透露,共享单车“挪用押金”几乎是公开的秘密。即使现在能实现押金秒退的摩拜、ofo,在上个月遭遇“挪用押金数十亿”的质疑时,两者公开声明均强调“保障用户押金安全”,但也没有正面回应押金使用状态。

  此外,共享单车押金目前并没有明确的政府监管方,国家和银行机构对于共享单车没有监管账户的明确规则,也尚未收到具体哪个部门监管的文件。广州市交委就向记者证实,由于没有上位法授权,目前交委对于共享单车的押金管理只能约谈为主,督促平台做好押金管理,暂时没有刚性的行政管理手段保护用户押金安全,在此背景下,共享押金更多是依赖于开户行对资金的监管。其中,摩拜、优拜开户行是招行、ofo是中信、小鸣是华夏银行。

  而银行同样有其他业务需求。有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透露,“专款可以定义为‘不出账户’,有些企业可能与银行达成协议,设立监管,但购买银行内理财产品。”此前接受采访时,有媒体透露摩拜CEO王晓峰曾说过“用押金购买理财产品”。

  ofo的银行托管方中信银行向南都记者透露,其押金使用状况签订保密协议,不便透露,而小鸣宣传的托管方华夏银行广州分行负责人则表示,“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(注:小鸣单车是该公司的主营产品)在华夏银行开立的结算账户性质为一般存款账户,未与开户银行签订任何资金监管协议,故我行无法对其进行资金监管。”

  出品:南都采编指挥中心

  采写 南都记者 余毅菁 马辉 蔡辉 吴笋林 魏凯